文苑擷英

潘森 散文——《掐苜蓿記》

作者: 潘森     時間: 2020-04-21     點擊: 查詢中    分享到:

掐苜蓿記


苜蓿,算不得莊稼,卻是頗受人們喜愛的“野味”。春暖花開之時,田野里的苜蓿如雨后春筍般冒出。憋了一冬的人們,總喜歡呼喚三五好友,帶上鏟子、竹籃等工具,選擇田間地頭、溝邊菜園,蹲下去半天一晌,樂此不疲。

前幾日,辦公室幾人臨時起意,約好一起去公司后面的田野里掐苜蓿。

說到掐苜蓿,挖野菜,我仔細搜尋了二十多年走過的生命歷程,記憶中也僅存兩個詞,“樂趣”和“饑餓”。“樂趣”乃是親身經歷,“饑餓”卻是道聽途說。作為地地道道的農村人,雖說小時候家里日子清貧,卻也不至于為口糧發愁。那個時候喜歡去地里挖野菜,純粹是閑來無事,貪戀與小伙伴在一起的快樂時光以及躲避父母看寫作業的痛苦。因此,常常是出去忙活了大半天,竹籃里卻空空如也。

“饑餓”則是在媽媽所講的故事中體會到的。她總是喜歡在我挑食的時候給我講外婆那個年代的人“偷苜蓿”的故事,好讓我憶苦思甜,乖乖吃飯。那個時候,人食不果腹,衣不蔽體,年景總是不好,莊稼地里經常是顆粒無收,可謂是糧食無收,蔬菜無源,瓜果無望。莊稼人能想到最后的辦法就是吃野菜,無苜蓿無疑是這些野菜中最受歡迎的的一種。盡管如此,仍然有很多人連苜蓿都吃不上,于是,窮人家為了滿足肚子的抗議,選擇在深夜鋌而走險。為何為“偷”,倒不是說田野里的苜蓿是有主之物。只是,到了苜蓿長成的季節,每家每戶的掌柜的就會選擇常住在地里的果園房子中,看守自家園中土地生長出來的苜蓿,以免在成熟之際被他人盜走,因此這些無主之物也便有了歸屬。

我時常在幻像,苜蓿就仿佛是上天對窮人的眷顧,年景不好的時節,讓他們行走在貧瘠的土地上維持溫飽。

四月的春風吹到臉頰,依舊有一絲涼意,卻仍然抵擋不住我這顆追憶的心。一路走來,我發現自己已經失去了辨別野菜種類的能力。只能向同行的同事問個不停,誰知,他們與我半斤八兩,常把蒲公英認成薺薺菜。或許只有那一片被苜蓿獨自占領的土地,才不會出現絲毫辨別錯誤。

掐苜蓿是一件有意思的事。深深扎根在泥土中,露出一張張笑臉,嬌小可愛。不過,現在的我似乎找不到小時候挖苜蓿的樂趣了,望著一眼無際的田野,我好像更對那茂密的枯草群更加向往。我喜歡沿著一條溝翻到另一個溝,它總是會給你意料不到的驚喜。撒開腿去追那四處逃竄的野兔,眼前的野雞騰空而起讓我來不及反應,撲騰著翅膀迅速飛遠,留下作為過客的印記。于是,撿起一根棍子小心翼翼的走在前面的草叢中,內心期待著和他們在再次相遇。

直至夜晚降臨,我們踏暮而歸,去同事那里蹭一頓美味的苜蓿宴,摸著鼓起的肚皮,心滿意足的離去。

(彬長礦業  潘森)

上一篇:梅方義 散文——《長假不虛》 下一篇:陳曦 攝影——《 最美人間四月天 細雨點灑在花前...
手机在线Av久久看片你们懂在线观看看av片你懂在线看片在线超碰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